给几个小伙伴的新年寄语

亲爱的俞总,唐总、周总、孙总,还有刘大哥

近日可好?

到了旧年年底了,春节临近,想必各位都比较忙吧,特别是今年大家家庭都有了新成员,诸君辛苦了。相比较而言,我到时闲人一个,庸庸碌碌不知所为何。现在通讯手段太发达,每次过年,拜年祝福的短信总是会铺天盖地,我就琢磨着稍微有点新意,随便写点东西,就当是唠嗑吧。

2013年应该算是特别有意义的一年吧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俞总你家的宝贝应该最早,其峰的最晚吧,以我这万年留级生的身份看来,总算走过了人生重要的一步,好吧,你们已经成为了我暂时无法超越的存在,高山仰止。

说实话,在听到你们喜得贵子的时候,总会有那么一丝的恍惚,有种一眨眼,十年一瞬间的感觉。原来,我们已经认识那么久了。原来,过去的我居然是这个样子,好土,好背,不过幸好,还有你们几个小伙伴,要不然,我怕是没什么多彩的回忆了。

2013年,我们还真没怎么有机会好好聚聚,只是貌似现在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。平时也不怎么敢电话短讯骚扰你们,怕你们这些已经成为过来人的前辈会谈及本人的终身大事,这真是个尴尬的话题啊,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或许,我还真是做一个光棍的料,惭愧啊。

旧历的2013已经到了年底,新历的2014已经开始,希望诸君在新的一年生意兴隆,步步高升,生活幸福。诸位奶爸奶妈,为了美好未来,加油吧!

 

决定了(Decision)

仅以此篇,纪念我那些失眠的夜晚(原文保存于2009年12月)


 

决定了,深夜时最容易让人清醒的时候….

如果,我的努力依旧换不来她对于过去的决断,那么,我应该远远的离开。经历了这么多,疲惫了,也倦了,不想再去玩什么爱情游戏了。不想,也不敢奢望她的爱情,或许还是让她沉沦在自己的世界中,让她自己慢慢寻找自己的归路更好。13

想明白了,就很好,让我做完这最后的努力,权当是烟火消逝前那灿烂的告白!

已经凌晨了,睡了。

还有什么可以拯救你

好吧,这又是我藏在哪个角落里面的草稿,被我翻出来的。权作无病呻吟,看看即可,切莫较真。

我无意间翻开了你的日记,那一刻,我才发现了真正的你,那一刻,我才发现,原来我认知世界中的你完全不是如此。

我完全没有偷窥别人秘密的那种神秘、刺激,我是带着一阵阵的痛,看着你的那些日记,你怎么就这么傻呢。我只看到第三篇,我就很有一种砸键盘的冲动…..(一直在叹气….)

重新认识你,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你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你的过去,我也隐约可以感觉到,你的过去,必然有着深沉的爱。我不怕再来勾起你对于过去痛苦的回忆,只是希望你能看清自己走的路。如果说这是错的,你的责怪我无怨无悔。

可以理解你所做的一切,真的,因为这世界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充满快乐的童话世界,而人也并不是一个没有思想的活物。人有感情,有冲动,有追求,也有舍弃。每一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,从来都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爱情,包括你,也包括我。

我其实不善表达,不善言语,更不善劝慰他人,我本就是一个俗人,凡夫俗子一个,不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,而且,现在的我更是陷入泥潭。但是,我下面要说的话,不论你看的进去也罢,看不进去也罢,希望你能把它看完,算作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。

让我们从一个故事开始讲起…..

高中毕业,他升入了杭州某大学,他是带着轻松、愉悦的心情走进校园的,或许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崭新的开始。

大学的生活和他以前的所经历的学校生活完全不一样,脱离了高中哪种繁重学业的桎梏,他犹如鱼游大海,鸟入天空充满了自由自在的感觉。而更重要的是,他在这里认识了一个女孩子,一个有着甜美嗓音,性格温婉的女孩儿,微笑的时候,嘴角还带着甜甜的酒窝。当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心头仿佛轰然间被一块巨石迎面击中,剧烈的跳动起来,他从没有碰到过这种感觉,他被这种感觉惊呆了。

他本是一个迟钝、不善表达的人,虽然离开了原来的生活环境,可是内心里他依旧顽固无比。或许这只是人生的一个偶遇,或许他和她之间只是人生的匆匆过客,所以,他告诫自己:他不应该去打扰她的生活。他总是试着将这种感觉慢慢压抑下来,可是越是抑制,却越发膨胀开了,仿佛冥冥中,总是有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不停的呼喊,不停的告诉他:去吧,去吧。

懦夫!懦夫!懦夫!他捶打自己的脑袋,纠结自己的头发,他没有勇气,没有。他只能默默的在远处看着她,却从不上前一步,仿佛他们之间横亘着千山万水一般。这就是人生,这就是命运,他想。

时间很快一年就这样过去了,他们如同普通的朋友般相处着,没有

 

>>>>>>>>>>>>>>>>>>>>>>我 是 贱 贱 的 分 割 线<<<<<<<<<<<<<<<<<<<<<<<<<

我很耐心,很细心看了你每一篇的日志,字里行间总是带着那充满感伤的感伤的情绪,不知不觉之中,也有被感染了,只是因为我也曾经有过去,那些文字,混合着心底泛起的那依稀渐渐模糊的记忆,带起涩涩的感觉,尽管努力压制着,却依旧透过那丝丝缝隙,飘散开来,慢慢的弥漫在心间…..

努力的

 

想问你三个问题:

1、你对于开启一份新的感情,感到不安,对么?

2、你对逝去的感情,虽然你说它已然逝去了,但是却一直影响你至今

3、你所受到的伤害,至今还留有阴影,对么。

伤害你的人走了,但是伤口却留在了你的心里

 

 

>>>>>>>>>>>>>>>>>>>>>>我 是 贱 贱 的 分 割 线<<<<<<<<<<<<<<<<<<<<<<<<<

知道你1月1日要去萧山,说实话,我真的很担心,你的过去是在那,再次的相遇,是不是会在你的心里再起涟漪….可能我有点多余了,我只是不想你伤心,不想你难过,不想你再为逝去的痛苦不堪,不想再看到你的字里行间含着过去的泪水。

>>>>>>>>>>>>>>>>>>>>>>我 是 贱 贱 的 分 割 线<<<<<<<<<<<<<<<<<<<<<<<<<

我文字表述能力并不强,而且我也并不能肯定你的心中所想,或许,对于你来说,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—-同学。

苦逼的生活,依然还要继续

一直以来,博客都是我闲暇时间最爱折腾的地盘,每一次的些许变化都能给我带来无比的成就感,只是有时候时间、精力还有心情的约束,不能常常泡在上面。

自从2010年进入这个单位,从事这个行业以来,加班越来越频繁,自由掌握的时间也越来越少,生活和工作有时候也开始傻傻分不清,这也是生活的无奈,无可奈何啊。

现在,好像单身问题已经开始渐渐成了纠结于生活的主旋律,脱离不开社会关系,所以也摆脱不了亲戚的唠叨,朋友的提醒,感觉身边无时不刻总有些路人的碎碎念。

是的,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状态,工作忙碌,思想压抑,用流行词语来说就是很苦逼。很多时候,你的苦闷,因为工作也好,因为感情也罢,你还无法与人倾诉,这内心能不积郁么。

当工作清闲下来,思绪又了那么一点点可以放松的时候,我真的很想好好的放纵一次,刺激一点,给感官来点别样的感觉,亦或者给生活带点别样的色彩,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唤醒起我开始慢慢沉寂的生活和内心。

 

让一切随风而去吧

天气不错,心情也应该不错。快中午时分,行走在繁忙的马路边,身旁车水马龙,行人川流不息。忽然之间有点落寞,拿着手机输入一串数字,就是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拨出去。踟蹰了一会儿,还是拨了,耳边还是那熟悉的彩铃,很快接通了。“喂?”对方似乎还带着一丝慵懒,而我却忽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再多的话也变得有点苍白无力。本来心里还惦记着,中午或许她还尚未吃饭,或许….而现在,不需要什么或许了。她在杭州,她过的很鲜活,自作多情了吧。

电话里,随便聊了几句,便很快挂断了。

让这一切随风去吧,是好是坏已经不重要的,她有她的快乐,她有她的幸福,我只是她擦肩而过的陌生人…

留不住的“美好”

2012年8月22号,我的收到了一条短信,内容很意外,却又很当然:我结婚了

那一刻,我说不出我的情绪是怎么样的,有些许的失落,有些许的感伤,想想彼此认识也已经两年多了,有空的时候还打打电话,聊聊天,海阔天空随便聊。她容貌不甚清丽,但声音甜美,性格活泼,只是可惜她在宁波,我在富阳,两地相隔实在太远了,做朋友可以,做恋人终究不太可能,所以也就一直保持在一种淡淡的交往中。

她的感情起起落落,而终于有了归宿,而我依然在漂泊。

或许会很可笑,在我的内心里,我觉得她是属于我的,她的活泼,她的甜美,她的微笑都应该为我而绽放,是出于男人自私的心理么?但转念一想,其实也就那么罢了,我和她,近在咫尺,却又远在天涯,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,最多开花二不会结果的,这也许正是我一直和她保持着若近若远的关系的原因,我的内心也是比较认同我的这个想法的,虽然我总是想否认。

结吧结吧,说到底,我终究还是一个不能和“美好”有亲近的,亦或是,我根本就是一个不知道珍惜美好的人。

曾经的小洁,温柔、善良、细腻,感性,但是我却一次次粗暴的伤害了她,现在想想,我觉得当初的我,真是一个十足的混蛋。只有说分手之后才知道要去追悔莫及已经是太晚了,这就是贱贱我,这就是不知珍惜的我,这就是留不住美好的我。

失败、失败、还是失败。后来,我认识了丽,她的纯真深深的吸引我,让我这个见惯了浮沉,见惯了龌蹉的人,感觉清新一片,生活顿觉美好无比。可是,命运是个神奇而令人讨厌的东西,现实总是比较残酷的,我们,终究还是不能走到最后的。

不管我的原因也罢,不管外在的客观原因也罢,反正,美好总是和我擦肩而过。

我试着去解释,去挽回,去挣扎,可往往都是徒劳的,我对自己说,lumn,认命吧,你就是一个失败者,你的生活,应该无喜无悲,爱情、婚姻,不是你应该奢求,你只是浩瀚时间长河中的一粒沙,一个他们生命中的匆匆过客,仅此而已。

魔兽的那些事儿(一)

周三的时候,以前魔兽公会的会长带着他老婆到了富阳,这对神仙侠侣颇让人羡慕。我还有一个同学做东,在北门路的聚丰居请他们吃了个便饭。一起聊聊以前玩游戏的种种趣事,也少不了调侃一下现在国服的尴尬的现状。

说起老陆玩魔兽的历史,其实蛮长的。魔兽世界进入中国内地公测时在2004年,班里面已经有狂热的fans迫不及待的进去玩了。到了05年,终于受不了同学的怂恿和热情的吹捧,也就抱着玩玩看的态度,随便选了一个职业:牛头萨满,就这样,开始了我的魔兽世界之旅。我有了很多魔兽的第一次:第一次加点,第一次进战场,第一次在野外PK,第一次下副本,第一次拿到紫装…有些第一次的记忆已然模糊,可是有些却已然历历在目。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在野外碰到LM一个小德鲁伊,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懂,被偷袭了好几次都没反应过来,还以为是不小心被引到的野怪打死的,直到我同学过来看到才跟我说,弄的我那个郁闷啊。

后来,小萨满到了45级,实在是玩不下去了。可能操作也有关系,练级老是被怪殴死,下个FB没人要,所以狠狠心,从头开始练了一个亡灵盗贼。这一路练级就比较顺利了,做做任务打打怪,偶尔同学带队下个FB,很快就到60级了。那个时候还没有raid这个概念,更别提什么装备了。一身破破烂烂的绿装,就开始混战场,有空的时候钓钓鱼,采采药,挖挖矿,除了慢慢增长的金币,唯一能让我获得成就感的就是慢慢增长的声望。我花了差不多整一个寒假的闲暇时间,来冲奥特兰克山谷雷矛卫队的声望,整天没日没夜的排队打战场。最郁闷的是那个时候我所在的阵营是部落,服务器里面部落人多,排个战场需要将近一个小时,打战场又需要一个多小时,整一个下来就三各小时过去了,打完真叫累啊。

这是一种扯淡的人生

这两天很忙,很忙很忙,回到家什么都不想,就是想舒舒服服的倒头睡上一大觉。在我的眼中,人只有三种:闲适的、忙乱的、有时闲适,有时忙乱的。闲适是一种心态,不虚伪,不做作,怡然而自得,这世界仿佛也没什么难事,烦事可以在乎,可以干扰到的。这样的心态,拥有这样心态的人,很少很少,这是一种圣人的心态,我自然做不到这样的。我就是一凡人,做不到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”的洒脱,而恰恰相反的是,我正身处三界五行,无尽轮回之苦。

我做不了圣人,也不想做圣人,我的生活介乎时忙时乱之间,却总也不得休闲。仔细回想最近几年,似乎真的是很糟糕透顶的事,真正顺心的事没有,烦心的事却总剪不断,理还乱。若真要按着时间倒推而上,我的高中生活应该算得上是比较平静的,有明确的目的,有准确的规律,没有什么可以去而外担心的,最终极的目标只有一个。这样的生活简单,让人回味,如同苦瓜,入口枯涩,回味清香。

有这么一种人,有点愤青,对社会充满不满,但是这样的人,拿的起,放得下,在发泄不满的同时,也在默默付出,等等,“默默”这个词可能不是很恰当,他们的努力总是光明正大,他们的付出总是让人觉得是理所当然,没有做作。这样的人,这样的事,行走在光明之下,总是带给人一种畅快之感。我总是很羡慕他们的。

每一天,在忙碌中的空闲十分,我总是想,活着,或许就是一种挣扎,人活着的意义,就是要不断的挣扎。束缚越多,力量越大,也更需要努力。

非常难得的一天,新生前的序曲

好吧,我承认,我好久没上博客了,真的,不是我吹牛,我自从换了个工作之后就几乎没什么空闲过,很想关注一下博客,却真的没什么心思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回到家就只想睡觉,啥事都不干。老妈还一直催我说应该出去找找女朋友,但是比起睡觉来什么都是浮云。这就是我的生活状态。

幸而一眨眼大半年过去了,终于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可以自己支配一下下了。我再回转头来仔细打理这一切的时候,才发现,很多都已经荒废了。博客空间被无端转移,数据被清空了,怎么也找不回来了,幸好我有备份。随手去好友链接逛逛,几乎也都断光了,能怨谁?自怨而已。

好吧,新生即将开始了,我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是一个喜新厌旧的家伙,所以我要换博客程序,因为我已经厌倦了zblog。

然而真正的理由是:

1、Zblog更新太慢了,去年就说要升级升级,到现在还只是放出了测试版。

2、asp学了个7788,php对我来说是一个难题,我喜欢难题。

今天开始测试,OK,猪窝好运吧,希望不要太繁琐。

寂寞,你懂的

虽然寂寞的大潮已然然过去,茶几杯具也只是偶尔出来触动人心,但是依然有哥这样的人物,寂寞不断。别以为你们逃脱了寂寞,其实寂寞就在你们身边。

另授寂寞党示爱专用语: I don’t feel lonely anymore because of you.因为你,我不再寂寞.

散发赤足的原天衣走到了湖边,蛑奼珠从他的手中,掉落到湖水之中。

这一颗让天下绝大多数修道者都会为之道心失守,为之疯狂的蛑奼珠,就这样被原天衣丢进了这一片湖底会冒出薄薄冰片的深蓝色湖水中。

蛑奼珠落入水中,却不沉没,随波荡漾,忽然之间从中破茧般裂开,少年惊讶的看到,一株树苗快速的生长出来,浮于水面之上,枝叶透明,有如冰片般晶莹剔透,“这是什么?”少年抑制不住自己的天性,忍不住问道。

话一出口,少年便已心中忐忑,像赫图和烈阳真人那群人,在原天衣面前尚且如同蝼蚁,原天衣在他的眼里,就是真正的神明,未得同意而主动的问询,心中都自然理解为冒犯。

但是原天衣却轻描淡写,“这就是晶荼,百年开花,千年结果,结果之后,就会枯死,这蛑奼珠,就是它结出的种子。”

“那不是一直只有这一株了?那它不是很寂寞?”少年说道。

“寂寞?”原天衣怔了怔。旋即看到那株浮在湖面上的晶荼虽小,但生机勃勃的样子,却又在心中淡淡的说了句,“无知少年,懂得什么,这世上,又有什么不是寂寞的。